当前位置:猫扑两性网 > 两性故事

家庭乱小说录目伦 亂倫200篇小说,放荡的艳妇小说那些日子

作者:mopxing 来源:猫扑两性健康网发布时间:2019/11/20 20:29:08

听了一整天小孩的哭闹声,就连现在耳旁还隐隐作响。胡劭青把白大褂披到凳子上,独自下到医院二楼的超市买了块儿面包,无力地坐在空荡的候诊室外。

“您好,我是N大的学生,在做问卷调查,请问您现在有时间么?”

一个声音从侧上方传来,即便听上去还颇为温婉,但现在的胡劭青只想安静地坐一会儿,“不好意思,我······”他下意识地拒绝着 ,但一抬眼看见声音的主人,却迟疑了一下。

家庭乱小说录目伦 亂倫200篇小说,放荡的艳妇小说那些日子 女孩似乎看出了胡劭青的犹豫,连忙从提包中拿出一个6A大小的笔记本,连同问卷一齐递到胡劭青面前,“这份问卷很有趣的,做完还会赠送您一个本子。”她朱唇微启,浅浅地笑 着。

胡劭青看着,一见钟情地心悸了。

或许是工作后狭小的交际圈所致,近几年来每天接触到的不是吵闹的孩子,就是医院里同样累得连一句话也不愿多说的医护同仁。虽说一年前和女友分手后,也被人安排过不少次相亲,但总是 提不起劲,毕竟那些相亲对象除了工作家境外就一无是处了。每天的工作已经够累了,难道回家还要再面对一个看都懒得看的妻子?

“先生?您有时间么?”女孩轻柔地打断了沉浸在失望回忆中的胡劭青,将问卷递得更前了些,“是关于微信使用情况的调查,很有趣的。”

“好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帮你做一做吧。”胡劭青自己都不敢相信,前一秒还不耐烦地想推掉一切事情独处,后一秒竟然会这么轻易地答应陌生女孩的调查请求。他接过问卷 ,习惯性地去摸上衣口袋,摸了半天才发觉自己已经脱掉了别着笔的白大褂。

“我这里有笔。”女孩在胡劭青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将一早准备好的笔递了过来。

“哦,谢谢。”胡劭青看了一眼女孩指若青葱的小手,强迫自己把视线集中在问卷上,“这问卷···还挺长啊。”他翻了翻问卷,竟然足足有六页 ,看着密密麻麻的题目与选项,不禁头冒冷汗。

“哈哈,是呢,所以我们会赠送您一个本子作礼物,感谢您花时间配合我们的调查。”女孩一边解释,一边低头整理着剩余的问卷和本子。因为散着的长发总是滑落下来,她便抬手 将长发挽到耳后,露出了精巧洁白的耳朵。

胡劭青看得出神,一时间竟忘了分寸,呆呆地侧目着。

女孩察觉到异样,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转过头正好迎上胡劭青毫不避讳的视线。她并没有见怪,反而是莞尔一笑,“问卷有什么问题么?”

“哦,不,不是。”胡劭青连忙收回失礼的目光,尴尬地低下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事,有问题尽管问我。”接下来便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偶尔有人从两人面前走过,发出“踏踏”的脚步声。胡劭青认真做了一会儿问卷,还是忍不住偷瞄几眼近 在咫尺的女孩。应该是不出二十的年纪,穿着乳白色的呢大衣,直发几近齐腰,发色纯粹得像丝绸一样,在浅色大衣的衬托下似乎能闪出悠悠的光来。女孩时不时会抿一下嘴,出神地望向对面的窗外。

胡劭青看得有些心动,装作不经意地和她攀谈起来,“姑娘大几了?”

“我研二了。”

胡劭青感觉到女孩看过来的视线,似乎带有温度一样烧灼着自己的心。但他并未抬头,依旧作出仔细填写问卷的姿态,“研二了?明年毕业?”

“我的专业只用读两年,今年毕业。”

“是嘛,不过你看起来好小,还以为你在读本科。”胡劭青一面在心里惊叹,一面又暗暗叫好:既然是今年毕业的话,那两人也没有差很多嘛,撑死四、五岁。

“我上学比较早,而且有跳级过,所以年纪不大。”

胡劭青惊讶地停下了手中的笔,“那你今年是······”

“我今年刚满二十。”

“还真的挺小哈。”胡劭青嘴上平淡地说着,心里却早已凉了半截,本来打着的如意算盘顿时稀里哗啦地掉了一地珠子:这么小,整整差了十岁啊,看来真是命中注定要孤独终老了 。

“不好意思,这里也要填一下。”胡劭青垂头丧气着,漏了一道题,被女孩眼尖地看见了,便凑上前指了出来。一股淡淡的香气随之在胡劭青鼻下飘过,他不露声色地嗅了嗅,很好 闻。

“你看的还真细。”胡劭青把漏掉的题目写好,随口说道。

“这是我毕业论文的数据来源,不敢不细。”女孩耸耸肩,言语里流露出一丝无奈。

“那你一共要收集多少份?”

“四百份。”女孩简短地回答着。

胡劭青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四百份都是你一个人发?”

“哈哈,不是啦,实验室的师妹们也有在帮忙。不过明明都比我大三四岁,却要喊我师姐还要帮我辛苦做事,不知道会不会讨厌我。”女孩歪头说笑着,说不出的俏皮。

“怎么会,这么可爱的师姐谁会讨厌,我读书时都是清一色胡子拉碴的师兄,那才会讨厌。”

“这更说明了同性相斥啊。”女孩直接指出了他单薄的论据,善意地笑了笑。

“看来一不读书,思维就不严谨了。”胡劭青和女孩聊得很愉快,连长篇的题目都做得飞快起来。

“做好了?谢谢您。”

胡劭青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将最后一道题目写好了,他禁不住默默斥责自己死脑筋,应该写慢一点,和女孩多聊聊。

“这是给您的本子。”女孩将问卷收好起身,把本子放在了座位上,是要走的样子。

“那个······”胡劭青焦急地脱口而出,自己甚至还不知道女孩的名字,而她就要转身消失到茫茫人海之中去了。虽然两人之间巨大 的年龄差让他看不到交往下去的可能性,但总觉得这么任她消失心有不甘。

“嗯?”女孩闻声回过身,停住了脚步。

“如果你还有问卷要发的话,上午十点后医院的人会很多,方便你快点发完问卷。”胡劭青小心试探着女孩明天还会不会来医院。

“谢谢你,那我明天十点来试一试。”女孩感激地向他招了招手,提着一袋子的问卷走了。

************

胡劭青从未这么期待过上班。早上出门前他特意斟酌了一下着装,仔细剃好泛青的胡渣,甚至久违地拿起梳子理了理头发。怎么有种要去相亲的阵势,当他发觉自己已经在镜子前站了整整十几 分钟时,忍不住笑出声来,只不过是个萍水相逢的小姑娘,又没有约好再见,自己认真个什么劲儿啊。

即便自嘲着自己诡异第二春的表现,但胡劭青还是满怀希望地出了家门,就差唱着“小鸟对我叫,花儿对我笑”了。可接下来漫长的十个小时,着实让他美梦破碎——直 到吃晚饭的时间,发问卷的小姑娘都没有出现。

王森换好衣服来找胡劭青吃晚饭,却发现他还穿着白大褂沮丧地瘫在桌前,便上前推了推他,“喂,怎么了?吃饭去啊?”

胡劭青看了看表,无力地叹了口气,“都这个时间了。”

“今天早上不还挺有活力么,怎么就蔫儿了?”王森敲敲胡邵青的桌子催促着,自己的肚子早已“咕咕”叫个不停,现在连半分钟也等不了了,“我听说街角那个逼 格挺高的店今天双人餐打折,咱们去吃啊?”

“没胃口,随便吃点儿早点回家算了。”胡邵青对王森的提议没有任何兴趣,毕竟最打击人的莫过于满怀希望地迎接失望的现实。

“你这样咱俩还怎么当'酒肉朋友',本来就这点儿共同爱好,你还给拒之门外。”王森不肯罢休,依旧说服着,“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肾出问题了?”

“你才肾有问题。”胡劭青皱着眉捶了王森一拳,对他的笑话毫不领情。

“我可是听小吴说的,她说你今天光去洗手间就去了十几趟,要不要我介绍泌尿科的黄主任给你看看?”王森接着开玩笑道,没把胡劭青逗乐,自己反倒“嘎嘎”地一直 笑。

胡劭青懒得和他细说,只好换下制服和他一道向外走,“我出去是因为有事儿,不是去洗手间。”

“好小子,不是去洗手间啊,那你怎么不和小吴直说,敢情你还学会偷懒了。

不过出于'酒肉朋友'的仗义我就不告发你了,走,请我吃大餐去。“说罢就把胳膊搭在胡邵青肩上,大手一挥指向前方。

胡邵青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一面挣开他,一面调侃道:“吃吃吃,你当初怎么不去消化科,要我说······”话还没说完,他眼里就突 然闯进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猛地站住脚。

胡邵青毫无征兆的停下的脚步害一个劲儿向前冲的王森趔趄了一下,差点扑出去,“喂,你······”他刚要开口,就看到一旁的胡邵 青正直直地盯着一个方向,像被勾了魂一样。王森好奇地探出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在寥寥几人的大厅休息区中,一个身着白色大衣的女孩埋头整理着一沓纸。

王森推了推愣神的胡邵青,问道,“你认识?”

“要不你先走吧,我······”胡邵青把王森的问题抛到脑后,胡乱搪塞着他,连话都顾不得说完就急匆匆地向女孩走去。

“哎卧槽,见色忘友啊。”王森自然不会放过大好的八卦,也跟了上前。

或许是王森说话的声音太大,女孩抬起头看了过来,正好迎上疾走而来的胡邵青。她显然也认出了胡邵青,向他招招手,“嗨,又见面了。”

“是啊,还挺巧。”这话说的连胡邵青自己都想笑,明明是守株待兔地等了一整天,不过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是如愿以偿地“待”到了。

“你们认识?”王森像幽灵一样突然从旁边冒出来,把偶然邂逅的美好气氛打散得一干二净,像崭新的白炽灯一样发出电灯泡特有的刺眼光芒。

若不是碍着女生的面,胡邵青肯定劈头盖脸地骂过来了,但现在他只能从背后狠狠地踢王森一脚,不理会他的问题。

“问卷发得怎么样了?”胡邵青看了看纸袋内塞得满满的纸,关切地问道。

“还差一份。”女生从一旁抽出一份空白的问卷,有点泄气。

“还差一份?那正好,王森你来填吧。”胡邵青的态度马上发生了180°大转弯,热情地把冷落在一边的王森拉过来按到凳子上。

“你······”王森没好气地瞪了胡邵青一眼,接过递来的问卷,“这是一份问卷?怎么这么多!”

“做完有礼物送的,是吧?”胡邵青拍了拍王森的肩膀,但眼睛却是看向另一边的女孩的。

女孩正被两人逗得“呵呵”直乐,当意识到胡邵青的暗示后,连忙掏出最后一个本子,几乎是硬塞到王森的怀里,“对,有豪华大礼包赠送。”

王森还想推脱几句时,却发现一旁的胡邵青已然怒目而视了,只好乖乖地低下头看问卷,没再说什么。

如此一来,胡邵青便得空和女孩聊起天来,“对了,你叫什么?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还不知道名字你就······”王森一听,惊讶地从问卷中抬起头。

“好好写你的问卷吧,这可是重大科研的数据之源。”胡邵青急忙把他的头按下去,免得他再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打破这期待已久的相遇。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下一页
  • 上一篇:爱爱小说 我与班花在教室里用力活塞运动被英文女老师发现
  • 下一篇: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在车上被弄到高c学长够了别要了别揉
  • 猜你喜欢More+

    精选推荐

    About's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猫扑两性健康知识网】: 做爱 性交 性交姿势 性生活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