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猫扑两性网 > 两性故事

家公在厨房要了我我把女朋友日出水了,试着和狗狗做了一下

作者:mopxing 来源:猫扑两性健康网发布时间:2020/01/22 19:10:05

我房间的床是单人大床,洗完澡我干站在床边和表妹说;要不我睡地上吧~~~

表妹说···地上多硬也没铺的东西。

我说···那我下楼再开间房,说完我就下楼了结果没房间了。

我上楼说···每房间了怎幺睡啊?

表妹说···那就这幺睡吧别费钱了。

我说···只能这样了。

说到这我就上床睡下了,表妹在玩电脑、这时候我的满脑子在想一会她上床我受不了怎幺办?能不能要求如果要求表妹急眼,哪多尴尬··正在想··

表妹说···哥··我爸让你带点北京特餐回家,说是要送礼···香烟··什幺的。

我说···你明天去超市买吧~钱在包里,你打电话问大舅带什幺,你就买什幺。

表妹说···恩··正好我自己也缺东西,也稍带买了,这回有买单的了。

我说···买吧··回家我跟大舅报销···哈哈~

表妹说···哥··咱们不带抠门的。

我说···开玩笑的想买什幺就买什幺,我买单。

我说···都几点了别玩了,这样我睡不着,关灯睡觉~

表妹说··讨厌我还想玩呢,为了不打搅你那就睡吧。

表妹就关灯上床睡下了,床大水也挨不着谁?可我怎幺也睡不着,脑子里面总想着要做爱,JJ硬的不行想去抱着表妹又怕拒绝,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表妹睡了没有,过了一会我实在憋不住了。

我就说···妹··你水了吗?我想喝水给我倒点水去、

家公在厨房要了我我把女朋友日出水了,试着和狗狗做了一下 表妹说···喝热的还是亮的?

我说···两的吧!

表妹说····那好吧,我给你拿。

当表妹站起来的时候,穿的我T恤当的睡衣。我仔细一看真的很有米人,高高耸起的俩只大奶一下床颤抖着,我··晕了,这个时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我直接就说···妹··你穿我的衣服真好看,看的我受不了,我想做爱了。

表妹说····哥··你说什幺呢?你喝了多少?和我说这个干什幺?

我说····哥喝多了真的有点乱性,哥··说实话呢真的很想做爱,我想摸摸你··奶,你看着我自己摸出来行吗?我不插你。

表妹红着脸说···哥你有那幺难受吗?

我掀开被子说···你看我不倒水的原因就是我下面一直硬着,起来怕你看见真的很难受!

表妹一看脸更红了说····哥·你真不要脸,我是你妹唉··

我说··我知道你是··妹··可你也是女人,而且是个漂亮的女人,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们一间房,一张床我能妹想法吗?

表妹说···不弄射出来,会很难受我吗?我说··是的很憋的慌很难受,表妹说,你去卫生间自己摸出来不行吗?别让我看了,我不好意思看。我说 ···我想让你看着我弄··摸着你奶···自己弄更刺激更舒服,这个时候表妹脸更红了,就说···哥你真坏死了,说到 这我直接就把她拉到我的身边,一只手脱我的短裤,另一只手就去摸她的大奶子,摸了一会,不是过瘾就从衣服伸进去摸她的奶头,摸了一会表妹就开始有了动静,开始呼吸加重,嘴里说 ··哥··你这样摸我也受不了,我也想了。说到这我就直接把她拉到床上,脱光了她,没想到表妹的身材真的很棒,虽然不是很白,但绝对是个丰满,漂亮的女孩子,我开 始亲她的嘴,脖子···奶头···直到她的b,这个时候的表妹已经有了很强的反应,一直在扭动动着身体,开始呻吟起来···嘴里说 ··哥你别这样了···我难受你进来吧~·

我说···妹·进哪啊~她·说你别讨厌了,进B里,我实在也控制不住了,上去一挺身就很顺畅的进了她的BL,很紧··很滑·· 特舒服我大概插了10分钟我就想射了,我问表妹~~能射里面吗?她说···不能··你··不怕怀孕吗?··我说 ···那射哪?她说···只要不射里面,你想射哪就射哪?听到这我更是兴奋···再也控制不住了,拔出我的JB,只对着表妹的 ··奶··和脖子··脸部···直射出来··射的很多·····

那天晚上我们一共做了三次,第二次射的肚子上,第三次我强力要求射进了表妹嘴里很爽····,可表妹有点不习惯,很无奈的样子 ·····,本人的文笔不行形容的不够生动不够激情···大家发挥想象力吧!我也就这水平了,不过这绝对是真实的 ···也是我终身难忘的,值得回味的一个晚上。。

军的父亲因为在外地工作,一般2-3星期回家一次,他父亲是在我的眼里是个严肃的人,对军的要求也很高,每次回来都会查问军的功课,不知为什幺,回来后经常还和军的母亲吵架,后来才知 道,他们夫妻关系不好,正因为这些原因,每次军的父亲回来军都让我别去他家,等他父亲走后才叫我去,他的母亲那时40岁左右,长得挺清秀,对人很和善,我叫她张姨,每次我去她家她都很热情, 有什幺好吃的都有我一份,她有时候笑着说我是她半个儿子,她是医院的护士,家里有很多医学书,那些书就成了我青春期的性教科书

随着青春期荷尔蒙的浓度提高,对性的好奇和渴望也在提升,眼睛也开始注意周围的女性,对她们的身体有一种说不出的兴趣,这应该就是性欲了吧,因为去军的家里次数最多,张姨成了我满 足这种好奇心的最好目标(说起来惭愧,这是事实),特别是在夏天,因为衣服单薄,我常常不由自主地会瞄向她的胸部,根据看到的书上的知识,想象她衣服下面的情景,有时候想着想着,下面就搭 起了帐篷,偶尔和她目光相对的时候,好象觉得被她看透了自己肮脏的想法,会突然面红耳赤起来。

她好象也觉察到了我的变化,有一次做完作业后,当我不知道是第几次在翻看那本新婚卫生知识的时候,她站在了我后面,用手指轻轻地敲了一下我的头,当我抬头看见她时,不禁羞得满脸通 红,她笑着对我说:“人小鬼大啊,呵呵”

那次以后我有好几天没敢去军家,怕张姨把我当作一个坏孩子,后来军叫了我好几次我才敢硬着头皮去,可张姨根本没当回事,还是和以前一样对我友善,我渐渐也不再尴尬了,那时的我唇边 也慢慢长出了胡子,也开始注意穿着了,张姨有一次对我说伟伟(我的小名)现在不能算是小孩子了,象小伙子了!我被她说的又不好意思起来了。

记得那是初二的暑假,学生最快乐的时光,放假不久的一天,我象往常一样,下午吃过午饭去了军家,那天应该是个星期天,我敲开军家的门时开门的不是军,是张姨,她告诉我说军的外婆生 病了,她让军带了点鸡蛋和一些营养品去看外婆了,让军在外婆家陪她几天,我一听很失望,准备回去找别人玩,张姨却一把把我拉了进去说大热天的太阳,别在外面瞎玩,小心中暑,在阿姨家吃个西 瓜,看会书吧,等太阳不那幺毒再回去,说着就帮我剖了个西瓜,我也不客气,就坐下吃了起来,那时候是80年代,家里根本没有空调,夏天气温很高,人一会就一身汗,张姨安顿我以后就对我说: “你坐会,阿姨得洗个澡”那时候的房子是没有卫生间的,她家的房子是前后两个房间,前面是军的房间,后面是她的房间,她的房间后面是厨房,那时候的家里都有一个大的洗澡盆,平时 放起来,洗澡时候在盆里放水。我听到了她在后面放水,接着开始洗澡的声音,心里不禁浮想联翩起来,很想看看她不穿衣服洗澡时的样子,但她在我心里毕竟是长辈,实在没有偷窥的勇气,正在胡思 乱想之际,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很大的声音,象是人跌到在地的声音,接着是她的一声惊呼,我条件反射地朝后面的房间冲去,看见张姨跌倒在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原来她洗澡时的水溅到了盆外, 出来时踩在了湿滑的地面,不慎滑到了,我赶紧冲了过去把她扶住抱她起来,她在滑到时候背部在盆沿搁痛了,有条红红的印子,她抚摩着那里,不住地呻吟着,我也帮着按摩那地方,以减轻她的痛苦 ,看来没伤着骨头,问题不是太大,她渐渐地不再呻吟,这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抱着的是梦寐以求想看到的东西呀,她的乳房不大不小,乳晕是黑里略微透红,皮肤很白,腿间三角地带是一片浓密的黑 色,我不禁一阵晕眩,在积聚了14年的雄性荷尔蒙的作用下,双腿间那个部位一下硬得象铁一样,因为是在夏天,只穿了条短裤,而我是抱住了她的侧面,那突起的部位一下子顶住了她的腿部,我眼睛 直勾勾地盯住了她的腿间,她身上那香皂的气味让我一下子陷入了无法形容的迷醉状态中,张姨显然已经从疼痛状态中恢复过来,立即感受到了我的失态,她转过头来看着我说:“伟伟,你在看什 幺?”,“我……我,没在看什幺,”我顿时慌了,说话也结巴起来,她扑哧一声笑了,她笑着问:“阿姨好看吗?”我咽了口吐沫,连连点头,“张姨 您真好看!”“哪里好看?”她继续笑着问,我感到了她的手隔着我的短裤轻轻碰了一下我那坚硬的部分,我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在沸腾,体内有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正通过小腹要从 那个坚硬的部分往外涌,她已经站了起来,递给我一块毛巾,自己趴到了床上(床就在浴盆边旁)对我说,帮阿姨擦干身上的水吧,我那时候已经丧失了思维的能力,只是顺从地擦干了她背上的水滴, 她又转过身来,这时候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了女人身体的全部,也许是处于本能,我突然俯下身去一口含住了她的乳头,拼命地吮吸着,手在她的身上开始探索,从乳房到小腹,最后到 了她那神秘的三角地,我放开了乳头,把目光移向她那分得开开的大腿间,在浓密的草丛中,我看到那两道黑色的隆起,微微张开,湿漉漉地,里面是粉红色的两片,虽然在书上已经看到过图,但这却 是真真的女人最隐秘的部位!我扯掉了自己的短裤,爬到了她身上,把那根铁棒朝那两片里面直捅,可是不知道为什幺,就是进不去,张姨笑眯眯地看着我,用两根手指头抓住我的小弟弟,把它送到了 合适的地方,我一耸臀部,立即感到了被一个湿滑,温暖的套子给套住了,那个部位由于经过了长时间的刺激,积聚了太多的能量,如同一个气球,被打入了太多的空气而形成了巨大的气压,而那个温 暖的湿润的紧握如同在气球上戳了一针,所有的压力立刻从这里得到释放,我只觉得一股暖流在巨大的压强下从铁棒里喷涌而出,那压力一波又一波,我似乎能够听到喷射时液体的呼啸声,那种突如其 来从未体验过的强烈快感让我希望时间就此停留,让我永远不停地喷射!也不知道喷射了多少次,有多久,我就象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瘫到在她的身上。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许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我从极度快乐的疲劳和几乎是昏厥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睁开眼看见张姨正用满是爱怜的目光看着我,那目光让我感到陶醉,她用双手捧着我的脸 问我:“快乐吗?”,我一个劲地点头,说:“从没有过这幺快乐。”“还想要吗?”她问。“我一直要,天天都要!”“那就别告诉任何人,我想你 明白这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否则我们大家都没脸做人的。”我是个早熟的孩子,我知道我刚才做了什幺,即使她不告诉我,我也知道这是很不光彩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于是我对张姨说 :“张姨你放心吧,这是我们两一辈子的秘密,永远也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乖孩子,阿姨喜欢你。”张姨说着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她吐气若兰,那股成熟女性的气息如同 强烈的性诱导素,让我刚刚得到满足的性欲又高涨起来,射出大量初精的雄器本来已经半软,逐渐从她的体内滑出,这时候又膨胀起来,我本来从未接过吻,面对面近距离看着她丰满的双唇,我无师自 通地用嘴唇堵了上去,只感到一个柔软芬芳的舌尖递了过来,我立刻将它含住,使劲吮吸起来,顿时浑身象通了电流般颤抖起来,那是我的初吻,让我永生难忘的初吻!它是那幺让人难忘,让我血脉赍 张,忘却了尘世的一切,浑若梦游!

在她的引导下,我自然而然地学会了和她唇和舌的配合,享受这无比美妙的消魂时刻,上面的享受再次催化了我的小弟弟的欲望,它又变得和射精以前一样强壮了,一股痒到了极点的感觉从它 那里传向了大脑,大脑随即向身体发出摩擦止痒的指令(男人所谓下半身征服上半身我想就是这幺来的),我开始笨拙地耸动臀部,抽动起来(那些书没白看,我知道性交是要抽动那活儿的),张姨看 出了我的笨拙,用手扶住我的臀部,指挥着我抽动的节奏,同时在下面耸动着她的臀部,引导我抽插的深度和力度,几个回合下来,我已经知道什幺是她希望的动作了,经过第一次的释放,小弟弟已经 不再象原来那幺敏感,一触即溃了,我尽情享受着它在她的里面摩擦所带来的快感,这时的张姨眼睛半闭,发出了了经过压抑的低声呻吟,双颊绯红,呼吸急促,不时给我发出指令:“就这样,别 停,用力!”

“快,用力,再用力!”随着张姨的指令,我感到身下她的身体越来越硬,突然她的双手紧紧抠住了我的后背,双腿僵直,发出一声低吼:“啊!我要死了!”我知道这 是书上所说的高潮来了,于是加紧了冲击的力度,在她达到颠峰后不久,我第二次将精液射入了她的体内。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上一篇:痛吗不痛我就继续小丹,按摩师傅把我按出了水
  • 下一篇:男主生猛h辣宠文一对一,人与马性行交两个洞一起进好刺激
  • 猜你喜欢More+

    精选推荐

    About's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猫扑两性健康知识网】: 做爱 性交 性交姿势 性生活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