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猫扑两性网 > 两性故事

宝贝闷哼宝贝我涨的疼|高辣h浪荡小说

作者:mopxing 来源:猫扑两性健康网发布时间:2020/03/12 00:54:02

顾明月也听说了国公府给宫里西凉国的公主递了请帖。这不用想就是国公夫人的手笔,她打着什么主意,顾明月心里一清二楚。只不过是原著里没能成功的事情,那现在就更不可能成功。然而 ,她不介意把所知道的透露那么个一星半点给慕瑾瑜,卖他一个好。

于是,她状似不经意地对着坐在院子里桃花树下饮酒的男子道:“少爷,奴婢听闻此次夫人把她娘家的侄女儿也请了来。”

慕瑾瑜执起琉璃杯的手一顿,眉头几不可查地微皱了一下。他是知道那位表妹的,为夫人娘家哥哥的独生女,人的模样性情也不错,只可惜小小年纪便成了望门寡,素来深居内宅而不出。夫人 平日里也从来想不到她,极少邀请表妹到府里。

这倒是……有些不同寻常……

想到这里,慕瑾瑜放下手中的杯盏,他神情清清冷冷,若有所思道:“你想要什么。”

顾明月闻言明眸波光流转,似哀似怨地瞅着身前的玉面郎君,绛唇轻启,柔情似水地回道:“奴婢自知身份低微,哪里敢有一丝不切实际的奢望。只望少爷好好的,才可长长久久地陪伴少 爷。“

男人的视线固定在她脸上久久徘徊不去,他不语,顾明月也不能多说。

她此时身着轻薄的浅珊瑚红罗春衫和水蓝罩素纱间色绫裙,头发挽着堆云髻并一根八彩团花锦带绕圈系在发髻后装饰,随着春风而清扬。她的脸在漫天飘零的粉红花瓣中显得如此鲜明夺目,桃 夭不及美人颜。

慕瑾瑜看着未及二八年华,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心中想的不是她可能怀有那些汲汲营营的小心思,而是当日五皇子殿下对他说的话。

他说:“子珏,把她让与我可好?”

是了,五皇子最爱美人儿,当日赛马后就拉着他言道非要看一眼佳人才罢休。自己早已料到如此,便领着殿下回了帐篷。

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当事后五皇子双眼放光,面含期待之色对他言及想要得到美人儿时,自己心中那滔天的怒气以及钝刀剐肉般的痛与不舍。

那情绪来得太剧烈,连五皇子都瞧了出来,摆手遗憾地走了,直言君子不夺人所好。

什么时候,区区一个女人,也让他这般在意起来。

但他实在不舍,想要和从前一样潇洒的转赠美人儿,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慕瑾瑜终是得承认,顾明月和他之前的女人是不同的。但这并不代表她可以对他有什么不切实际,不符合身份的幻想。

宝贝闷哼宝贝我涨的疼|高辣h浪荡小说

他要她,她也只能呆在他身边。

慕瑾瑜在思考是否需要抬一下顾明月的位分,从侍婢到侍妾,但也仅此而已。

她的身份太低,自己就算想要抬举她,侍妾的位分也顶天了,只能多给她几个孩子而已……

孩子……?

慕瑾瑜眼前一亮,他确实是可以给她孩子的!以前是不知她在自己心中的重量而不好在娶妻前弄出庶长子,现下他心意已定,顾明月若是有了孩子,将来主母进门也不好打发了她。如此,倒是 个能长久的方法。

毕竟自己也二十有二,在这个年纪的男子大多已是几个孩子的父亲了。

顾明月惴惴不安地看着男人变幻莫测的脸,他的表情时从阴沉到纠结,最后眸光在沉思中越渐夺目,似两团幽幽的焰火。

顾明月已经有些日子不能穿低领或圆领的衫子了,连外搭的半袖和背子都一致是交领的,脖间更是围上了鲜艳不透的帔子,来遮掩被男人狠狠疼爱的痕迹。

“啊……肚子好满……涨得好饱…….”顾明月眼神迷离地感受着臌胀的宫腔,那里充满了男人昨夜灌溉的精液,被堵在里面整整一个晚上。 她这些个日夜,又有那天不是挺着被灌满的肚子入睡的。

“就让它涨得更满一些,你才容易怀上爷的种……”慕瑾瑜湿汗淋漓,猛烈插弄的阳具在说话间涨得更大。几下动作后,美人儿的肚子里又是一暖。

“啊啊啊啊~不…….别射了…….啊啊啊啊啊啊!”顾明月被精水烫得四肢抽搐,过多体液的集中堆积压迫得她有随时都要排泄的错觉。她下意识地收腹, 想把子宫内的液体全部排解出去,可男人显然不会允许自己这样做。在还没来得及软下去的肉棒抽出后,那里便被塞入了一只带有银链的轻木珠,把将要漫出的精水牢牢地堵得死紧。

“晌午之前不许拿出来,好好地吸收,一滴也别浪费了。”男人如是说着,起身去隔间清理身体,独留美人儿臀部高垫,双腿弯曲外扩的大张着,从靡乱不堪的腿心间清晰可见穴口 的一点木色以及从里面垂直而下的细链。

在慕瑾瑜进入隔间后,顾明月苦笑着支起上半身,拿走臀下的垫子,高悬的臀部才得以重回床榻之上。

自那天慕瑾瑜提出想要孩子开始,每日的欢爱就不曾断了。男人再也不会把早间的晨精浪费在美人儿的胃里,而是尽数喂入了身下那张惹人疼的小口。

国公爷的生日宴就是今日,顾明月的侍妾身份自是没有资格坐于席上,男人收拾好自己便去帮着接待客人,让美人继续留在屋里好好休息,等着他回来打开双脚继续挨肏。

慕瑾瑜在美人身上勤勤恳恳地日日耕耘,就指望着她能尽快怀上自己的骨血。也不知是他不够努力还是顾明月的肚子太不争气,美人当月的葵水还是按时来了。

男人心下焦急,等顾明月的葵水将将干净了,便更加卖力地往那小子宫里灌精,那架势简直是将她往死里肏。

慕瑾瑜不是不担心会肏坏小美人儿,而实是他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顾明月起身缓慢地穿起衣服,尽力去忽视肚子里堵着的东西和小穴里的木球。她最近也感觉到了枕边人焦急的情绪。男人平日也未与她说过什么,但两人毕竟朝夕相处,她又是见天地琢磨他, 于是她就是有种不妙的感觉,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对于任务的完成与否事关重要,且绝不是她乐见其成的。

再者今日西凉公主魏敏也被邀请了来,加上慕瑾瑜的表妹也会到场,她怎么能缺席国公夫人安排的一出好戏。

她虽然已经含蓄地提醒了慕瑾瑜,但谁知道男人会不会仍着了道。

顾明月不放心,并且必须亲自参与其中才能安心……

在国公爷庆生宴的酒席上,慕瑾瑜双颊飘红,显然已经被灌下了不少酒。他自持酒力,虽然喝得有些飘忽所以,却不会真的醉了,头脑仍是清明。

他没忘了顾明月那天的一席话,心里的戒备不曾放下。

“子珏赛马那天大放异彩,着实让舅舅刮目相看!来,舅舅敬你一杯!”国公夫人的哥哥都指挥使柳金正满面红光地来到慕瑾瑜身前,高举手中的酒杯朝他示意,声音粗犷豪迈。

身为武官的柳大人不同于自己的妹子,是位性情豪爽的人,被人戏称“一根筋”,调笑他为人一根直筋通到底。

慕瑾瑜对他倒是不反感,于是笑着饮下了杯中酒,以示尊敬。

喝完酒的柳大人转身就要走,偏偏身边突然窜出来个不长眼的婢子,眼看就要撞了他满怀,慕瑾瑜皱了皱眉,旋身挡在了他身前,那婢子手中的汤水一滴不落全部泼在了竹青色的衣摆上,好大 一片痕迹!

“怎的如此不小心?冲撞了客人可如何是好?”慕瑾瑜低声呵斥,神色严厉,那婢子年龄尚小,闻言诚惶诚恐地就要跪下,眼睛里泛出水花。

满厅满室的都是吃酒席的客人,慕瑾瑜也不好过多斥责,直接找到管事的罚了她一个月的月钱,便迈步朝着思芳院的方向走,想要尽快换下被汤水弄脏的衣服。

宴请宾客的前院离着思芳院有些距离,两院之间隔着国公府的庭院。此时午后阳光正好,春光烂漫,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慕瑾瑜信步直行,在经过假山时突然停住了脚步,原是他听见了一声 细微的呼救声,那声音倒是有些耳熟。

像是,顾明月的声音!

还没来得及细想小美人儿此时此刻怎会出现在这里呼救,满心担忧的慕瑾瑜已经冲入了假山的山洞里,待看清倒在地上的表妹柳依依和假山洞另一出口转瞬即逝的浅黄色衣摆后,他才心知大意 中计了。

他千算万算,仍是低估了顾明月在自己心中的重量。想到她可能遇到不测,身体便做出了最忠实的选择。

躺在地上的柳依依虚弱地看着蹲下身来的慕瑾瑜,张口无力地喊着:“表哥,救我……”她也不知怎么回事儿,明明自己因为在姑姑那里用了些小点后便感到头晕,遂 和丫鬟回到客房躺着歇下了……怎么一睁眼就身在昏暗的假山洞里?

慕瑾瑜面色很是不好地把显然被人下了迷魂药的柳依依扶了起来,见都见了怎好袖手旁观。当他离得近了,不期然一阵幽香猛地窜入鼻尖,是以当下浑身一震。

这是……玉露帐中香!

这秘药的香气别人可能不知道,但久混于风月场的慕瑾瑜如何不知!此药单香并无令人春情涌动之效,对女子更是无用,但若是男子饮了酒又沾上了鱼腥之气,闻香后便犹如吃了十全大补丹, 淫意生而难自控。

真是该死!慕瑾瑜此时方才知道泼洒在衣服上的汤水正是鱼汤,他的身子已经起了剧烈的反应,想要立即扔下身前的女子,却发觉自己已经有些头晕脑胀,恰是将要失去理智之兆。

此时的庭院里已经聚集了一群太太和小姐们,莺声笑语,西凉国公主魏敏也在其中,国公夫人正领着她们在园子里赏花,并不着痕迹地引着众人朝假山的方向而去。

慕瑾瑜自知已经来不及离开了,然而此处避无可避,难道就要这样被那毒妇算计了去?!他不甘心!

此时男人如白玉一般的肌肤粉艳诱人,明眼人一看就知他正浴火难挡,备受煎熬。

“唉……”

在慕瑾瑜就要绝望之时,耳边传来极轻的一声叹息。他赤红着双目看过去,眼前身着粉红绢衫并豆绿色云纹妆花罗裙婷婷而立的美人儿不正是顾明月吗?

“少爷怎么这般不小心呢?”美人儿浅浅地笑着抱怨。

还不是因为......小爷以为躺在这里的是你……这句话慕瑾瑜说不出口。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上一篇:宝贝镜子里的你多浪做爱小说,我的娇妻公务员插入很痛
  • 下一篇: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爸爸在女儿身上疯狂松怂动
  • 猜你喜欢More+

    精选推荐

    About's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猫扑两性健康知识网】: 做爱 性交 性交姿势 性生活 All Rights Reserved